黄昏到黎明 —— 一位中国留学生隔离战疫手记 登录|注册
黄昏到黎明 —— 一位中国留学生隔离战疫手记 >新闻 >重点新闻推荐

黄昏到黎明 —— 一位中国留学生隔离战疫手记-爸爸去哪儿灵异事件

黄昏到黎明 —— 一位中国留学生隔离战疫手记

到达家乡车站,一辆救护车早已等候多时,直接去到集中隔离点。

给我安排的是一个单人间,简单收拾了行李之后和家人通了电话,让他们带了厚睡衣,和毛巾过来,因为酒店不允许开空调,以免病毒通过中央空调系统传播到别的房间所以还是挺冷的,毕竟身上穿的还是马来西亚的短袖。

作者简介:姓名:魏来 履历:● 2010年毕业于USM Msc学位

酒店的一日三餐都是由工作人员定期定点送到门口 。

章节五:憧憬我父亲曾和我说:“潘多拉魔盒打开后唯一留下的希望”,新冠肺炎疫情来势汹汹。中国迎难而上,勇敢应对。经过全国上下艰苦努力,马来西亚国内疫情扩散蔓延势头得到基本遏制,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生产生活秩序加快恢复。

经过五个多小时的飞行,飞机落地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空乘要求旅客填写一张纸质健康申报表,入境时需出示此表。打开微信小程序“海关旅客指尖服务”,也可填写电子版。我打开手机还来不及打电话给家乡的防控指挥部汇报我回国的情况,就收到我们家乡政府工作人员的电话,详细询问了我健康状况以及下一步如何从上海回家乡。我告诉他们健康状态良好,配合国家政策,需要在哪隔离都没意见。最后他们告诉我是大数据告知他们我回国的情况。

当我离开机场已经是后半夜,为了避免给别人带去不必要的麻烦,我选择不住酒店在高铁站等到天亮搭乘第一趟回家乡的列车,上车后给家乡政府工作人员发送了一条信息,详细讲述了我这几天的行程航班以及到达时间。

时间过的很快,今天是隔离的第十一天,从酒店的窗户能看到道路和城市恢复了往日的生机。站在窗边我在想什么是“自由”?我在隔离期间不能出门看似失去了自由,但是不正是千千万这样遵循国家号召禁足在家在隔离点的人助力抗疫的成功么?假如你追求的“自由”对他人对国家会产生困扰,那么这样的“自由”将毫无意义。此时电话响起,电话那头朋友告诉我家乡已经基本恢复正常了,人们逐渐摘下口罩了,我们相约到时候一起聚餐。

加油中国,加油大马。章节一:爆发2020年春节将至,大家都在为过年忙碌的时候,谁也想不到突然武汉宣布封城。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大为震惊,要知道一座人口千万以上的超大城市采取封城措施,显然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封城后的困难局面也超过了想象。1月25日,也就是武汉封城第二天,全国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Ⅰ级响应,实行最严格的防控措施。我明白这意味着今年春节不再有拜年、聚餐,我家乡整个城市的商业除了药房、超市和母婴用品店之外全部关闭,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道一下子变得冷冷清清,街上不再有人闲逛,除了警察、工作人员和志愿者。

文:魏来 魏来

当前,疫情在全球多点暴发。世界各国是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大疫之下,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独善其身,唯有团结协作才能战胜这一公共卫生安全挑战。

第二个环节,按照红黄颜色标签旅客一律隔离的要求,机场工作人员会同航空公司、上海16个区驻点人员、邻省驻点人员,组织将旅客分别送到集中隔离点、居家隔离中转点,40辆大巴、20辆中巴24小时待命。对于有私家车接送的需要居家隔离健康观察的入境人员,各区工作人员必须登记接送人员姓名、证件号、联系方式、车牌号及目的地,并陪同入境人员至机场指定的接客区域,核实无误后,才能允许入境人员乘车返回已经登记的目的地。护照贴有“绿标”的旅客,可由机场工作人员引导至放行通道。第三个环节,是做好重点国家(地区)航班到达旅客行李的分流。浦东机场设立了4个专用行李提取转盘,其中2号航站楼的3个行李转盘上还特别用300个专用的灰色托盘替换原先的通用绿色托盘,便于旅客和工作人员区分。我的护照被贴上绿色标签,允许回家乡隔离。整个过程要三个多小时,大家非常平静和配合,看看机场工作人员护目镜里已经是一层水雾,看我们填写的资料特别费劲,除了道谢我们还能说什么呢。

加油中国,加油大马。

看着每天增加感染病例,每天的死亡数字,这不仅仅是一行冰冷的数字,每个数字背后都是一个家庭的悲剧,谁能忍心自己的亲人成为报告中的一个数字呢。

● 就职于江西省玉山县城乡规划服务中心

章节四:隔离在我到达家乡车站的时候,已经有穿好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在等我了,详细核对了我的信息后,我登上一辆早已等候多时的救护车,直接去到集中隔离点。这可是我人生第一次乘坐救护车。

而出现感染者的小区被完全封闭,生活物资有专人送上门,住户只需要在APP上预定要什么东西,第二天就会送上门。

黄昏到黎明 —— 一位中国留学生隔离战疫手记

2020年2月17日,我从槟城购买了60,000只一次性乳胶手套通过红十字基金会捐赠给我家乡医院,帮助家乡抗击疫情。

下午工作人员把我朋友从超市超市买的东西送上来了,各种水果和零食。在这个酒店的一日三餐都是由工作人员定期定点送到门口,敲一敲门就是告诉你饭来了,开门自取即可。早餐一般是绿豆稀饭、茶叶蛋、馒头、炒米粉、玉米或者红薯和一杯酸奶。中晚餐是三菜一汤,工作人员每次见到我都会贴心的询问是否够吃,要不要双份。每天早晨和傍晚会有医院的工作人员进行体温监测,并且做好登记,隔离期间还提供免费的核酸检测。我们这边是工作人员拿着一根长长的棉签棒,我只需要张大嘴,然后特别深地放喉咙里提取粘液。几个小时就能出结果,没有被工作人员带走就证明没问题。

走之前我将手头上的口罩分给马来西亚的朋友和中国留学生,他们将比我更需要这些口罩,自己只留了半盒口罩随身携带。为减少人多接触,我坐出租车去机场,司机是个马来同胞,我问他怎么没有戴口罩,他说不知道去哪买。我在到达机场后付了车费还把随身携带的口罩分了一半给他,希望能够帮得到他。

2020年3月3日,我办理好入学手续,被告知课程将在6月开始,随着在马来西亚确诊人数的增多,我意识到之前以为气候炎热会阻止病毒传播的希望可能会落空,于是就开始通过各种渠道订购口罩,很幸运订购到500片印度产的医用口罩。

● 现于UTAR攻读PhD学位 看着每天增加感染病例,每天的死亡数字,这不仅仅是一行冰冷的数字,每个数字背后都是一个家庭的悲剧,谁能忍心自己的亲人成为报告中的一个数字呢。此时抬头望向窗外,东方的天边有一丝丝的微亮,我们熬过最黑暗的夜,黎明还会远么?

章节二:境外12日凌晨马来西亚航空的航班,落地后发现在马来西亚戴口罩的人不多,出了机场佩戴口罩的人更是寥寥无几。为避免异样的眼光,我赶紧将口罩脱掉,但是在马来西亚的日子里,我未曾拜访过故友,虽然我也很想念他们,因为我明白新冠病毒的危险性。我始终遵循着尽量不去人员密集处,尽量避免和别人接触,14天内不去校园的原则。

吉隆坡飞新加坡航班上座率不到20%。樟宜机场也是冷冷清清,和我之前来的景象完全不同。此时机场工作人员和旅客大多数人都佩戴口罩除了极少部分的白人。下一趟航班是中国国际航空,进行了个人详细信息申报,测了体温之后航班准点起飞。飞机上防护的最好的肯定是中国人,很多人为了不摘下口罩飞机餐全部没有吃。

我的医生同学,他告诉我他作为第一批援助武汉的医务人员明天出发,在这个特殊时期我们没有送别,只在电话为“逆行者”祝福和鼓励。后来我们知道,他只是四万多名援助武汉的医务人员之一。

在隔离期间不能出门看似失去了自由,但不正是千千万这样遵循国家号召禁足在家在隔离点的人助力抗疫的成功么?

城市和乡村的应急广播和收音机的应急频率用中文和家乡方言一遍一遍重复播放着一级响应动员令,号召不要聚会,宅在家里,有一句话我印象很深:“感情不会因为少一次聚餐而减淡,来日方长,等春暖花开再相聚”。

在隔离期间,我那位支援武汉的医生同学也在另外一个地方隔离,他告诉我他们刚刚从武汉撤回来,武汉现在已经解封了。我们电话上讨论了很多,我问过他支援武汉害怕么?他说不害怕,和四万多名医护人员一样,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假如病毒卷土重来,他们又会相聚在抗疫第一线。

从机场入境的流程的第一个环节是海关入境检疫。航班落地停靠相对固定机位或廊桥后,海关会通知有重点疫区14天内旅行史的乘客先行下机进行检疫、体温筛查、信息查验等,发现发热或疑似新冠肺炎情况,由机场通知现场等待的120救护车直接从机坪转运至属地指定医疗机构就诊。旅客接受入境检疫后,针对来源地依据检疫、筛查标准,海关和边检部门会逐一对每一位旅客对标检查,按分类在旅客所持护照上粘贴红黄绿三种颜色标签。

2020年2月11日,我背包装着5只N95口罩,从家乡出发,搭高铁(CRH)到达上海,转地铁到达浦东国际机场。每转一次交通工具就要测量一次体温,而且要通过手机APP上填写旅途信息,包括从哪来到哪去,乘坐的车厢号及座位号,以便日后同一交通工具上出现确诊病例可以第一时间被告知。在我即将从家乡的车站出发的时候,我遇到了我朋友,他是政府部门工作人员,现在在车站负责登记旅客信息,在这人员密集的地方,他的口罩本应4小时更换一次,因为防护物资极度缺乏已经戴了一天了。我不忍心,将随身携带的N95口罩分了两只给他。他说我们普通工作人员不可以佩戴N95,而是应该节省给医生护士用,他会帮我把这两只口罩转交给县人民医院。之后我留意过很多新闻报道,在疫情最严重,物资最匮乏的至暗时刻除了医务人员、病患或者去到感染病房的人之外,没有见过一名领导、工作人员、志愿者或者警察佩戴N95口罩,我们在用实际行动支援一线医务人员。

动员令很快有了效果,我陆陆续续接到朋友的电话内容基本上是婚礼喜宴延迟或者取消了。但是越来越多的感染和死亡人数,让人觉得特别的无助,就像傍晚的夕阳无法阻止地滑向无边的黑夜。

此时抬头望向窗外,东方的天边有一丝丝的微亮,我们熬过最黑暗的夜,黎明还会远么?

集中隔离点在一个五星级酒店,离居民区有一段距离,保证了安全。一进酒店大厅对我和我的行李进行严格的消毒,登记后拿房卡,一路上公共区域全部用塑料薄膜复盖了。

章节三:回程2020年3月16日晚,马来西亚首相宣布18日起全国范围内采取限制措施,学校也停课了。我立即订购回中国的机票,可是这个时候回国真是一票难求,最后选择从吉隆坡中转新加坡到上海的回国路线。

随着家乡有零零星星的确诊病人出现,防控措施越来越严格,所有公共场所,包括公园都临时关闭,各个住宅区、村庄的出入口有工作人员和志愿者进行登记和体温检查,我家住的是类似排屋这样的,本来没有封闭的环境,政府连夜用竹子搭建临时围栏把这个区域封闭起来,留了两个出入口。进出全部进行严格的登记,并且告知不允许不必要的外出,去超市购买生活必需用品两天一次,但是出门必须戴口罩。和超市里琳琅满目的商品比起来,口罩却成为最难买到的物资。

集中隔离点的酒店单人间。

责任编辑:太平公主怎么死的
黄昏到黎明 —— 一位中国留学生隔离战疫手记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X月X日讯”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黄昏到黎明 —— 一位中国留学生隔离战疫手记,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黄昏到黎明 —— 一位中国留学生隔离战疫手记”。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黄昏到黎明 —— 一位中国留学生隔离战疫手记授权咨询:0392-3201587

客服电话:0392-3313875 投稿箱: 2315789961@qq.com

中国贸易新闻 版权所有:Copyright © hebi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X关闭
X关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