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大一广场/国安法通过!美国真敢取消香港特殊优惠?-全球地震

发表时间:2020年05月29日 02:40:43内容来源:二大一广场/国安法通过!美国真敢取消香港特殊优惠?

来自:二大一广场/国安法通过!美国真敢取消香港特殊优惠?文章地址:http://edu.yunfusos.com/20200524/38966743.html

二大一广场/国安法通过!美国真敢取消香港特殊优惠?

二大一广场/国安法通过!美国真敢取消香港特殊优惠?

文/吴崑玉在中国人大准备通过港版国安法之际,美国国务卿庞佩奥日前向国会作证,指香港已「不再具备高度自治」,将不再获得美国的特殊待遇。▲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图/翻摄自美国国务院)依据美国在1992年通过的「美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美国国务院必须每年向国会提交报告,如认为香港自治状态不足以有别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美国总统得以签发行政命令,暂停美国对香港开放的特殊优惠。包括:香港独立关税区、双边关系与协议、港元与美元独立汇率、双边独立签证审批…等。香港原可在美国出口管制下购买敏感技术,但要确保无不当用途,如果暂停,技术输出也将终止。在美中贸易战中,香港因被视为不同于中国的特殊地区而得到倖免于难。庞佩奥这一作证,香港将被列为中国之一部分,逃不掉美国的关税封杀。因此,港府对美国国务卿的说法提出强烈抗议,但认定权在美国国务院与国会。庞佩奥在港版国安法通过前对国会如此作证,意在阻挡国安法通过,如果人大不撤案,川普老爷只要下道行政命令,香港的金融与经济,都要受到严重冲击。如果港版国安法通过,川老爷却不敢签发暂停令,便会被视为「纸老虎」,严重损伤美国新版对中战略方针的可信度,他自己也不用选了。重点来了,对于香港问题的处理原则,并不是川普和庞佩奥个人的决定,而是美国国务院与整个战略、外交、国安体系的共识,并载于今年5月22日才发布的《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战略方针》(United States Strategic Approach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文件中。在该文件第三大段< Implementation(实施)>第四项中载明:虽然美国无意干涉中国内政,但当北京偏离其国际承诺和负责任的行为时,特别是当美国的利益受到威胁时,华盛顿将继续直言。例如,香港的未来关系到美国重大利益。香港约有 85,000 名美国公民和 1300 多家美国企业。美国总统、副总统和国务卿多次呼吁北京遵守 1984 年的《中英联合声明》,维护香港的高度自治、法治和民主自由,使香港能够继续成为成功的国际商业和金融中心。庞佩奥的说法,正是此段文字的实践。如果川普老爷在香港问题上退让了,那这份还热着的文件便可直接丢进垃圾筒里。现在香港问题已是川老爷和习大大的火车对撞,「懦夫游戏」(Chicken Game),双方都没有退让空间。▲香港反国安法大游行。(图/AP影音授权)5月22日由白宫发布的这份「对中战略方针」,可能是自1946年乔治‧肯楠的「长电报」,与1947年以Mr.X为名在<外交事务>期刊发表《苏联行为的根源》,确立「围堵政策」(Containment)以来,最足以代表美国外交政策转折点的一份文件。全文分为导言、挑战(Challenges)、方针(Approach)、实施(Implementation)、结论五大部份,详述中国在经济、政治、军事、人权、网路、意识型态、社会控制、舆论影响、操作策略等各方面的行为模式、真实意图、与诈欺行为,总结是过去四十年美国对中国的期待与对应方式完全错误,而且失败,美国必须在政治、经济、军事、心理等国家战略面向上,全面采取竞争性的对应策略。在这份文件中,非常不客气的指出中国企图扮演一个大国的政治角色,却又贪小便宜且不公平的掠夺经济好处:「虽然中国政府承认中国现在是一个 『成熟的经济体』,但在与包括世贸组织在内的国际机构打交道时,中国仍旧声称自己是一个 『发展中国家』。」并且简直在指控中国外交系统与领导阶层就是一群诈欺犯:「我们与中国人民坦诚相待,并期待中国领导人的诚实。在外交事务上,美国须对我党的无诚意或模糊的威胁作出适切的回应,并与我们的盟友和夥伴一起抵制这种胁迫。」美国认为,我党的种种行为,已经牴触到了美国与西方世界共同信奉的价值观。「当北京反而鼓吹或助长威权主义、自我审查、腐败、重商主义经济学、无法容忍民族和宗教多样性时,美国就会领导国际社会努力抵制和打击这些恶劣行为。」「美国反对我党企图在以下两者间建立虚假的等同关系:法制与法治、反恐与压迫、代议制与专制、市场竞争与国家主导的重商主义。美国将继续挑战北京的宣传和错误叙述,这些说法歪曲了事实,并企图贬低美国的价值观和理想。」之前学者认为美中不只是贸易冲突,而是价值观之战,现在已经载明于官方文件。美国声明,虽与我党(PRC)竞争,但不是与中国人民为敌,美中仍会交往,但这种交往将以美国利益为重心,「是为了谈判和履行承诺,以确保公平和互惠;澄清北京的意图以避免误解;解决争端以防止争端升级。」▲习大大、川普。(组合图)换言之,美中的新冷战格局已经成形,美国正在教育中国,想当个大国,就得有个大哥的样子,别在那里贪小便宜、搞小动作。自此,我们不能将美中之间的任何事件,视为个人意志或突发事件来处理,而必须将其放到美中新冷战格局之中检视。香港国安法事件,刚好提供了这种战略格局的一个「摩擦点」,双方的战略意志将第一次进行对决。香港问题的发展,也将提供我们观测美国实施新战略方针的决心程度,与中国抵抗这种新战略格局的方法与能力。祝福香港,但更要把招子放亮,思考归零,我们正被迫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前景不明,祸福难料,小心驶得万年船才是。《作者简介》吴崑玉,淡江国际及战略所硕士,曾任亲民党文宣部副主任、发言人,哈佛企管突破杂志副总编辑。